威廉希尔中文网站

  • 何德全、周仲义 、沈昌祥
  • 中国工程院院士

威廉希尔的这个会议只要时间允许我们每年都参加,我们国家对国际形势、国际信息的跟进了解很重要,威廉希尔做这个事情也是给行业带来帮助,做了贡献。

  • 何德全
  • 中国工程院

信息安全已经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,信息安全不是某一个部门或者某一部分人所能解决的,必须有国家各个部门统一、协调、相互支持和配合,共同来完成。

  • 沈昌祥
  • 中国工程院

网络空间已经变为国家主权空间,是陆海空天以外第五大空间,因此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,是保卫国家主权的问题,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问题。我们国家成立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以后,定位更加高了,这是对的。因为实际上已经有56个国家发布了网络空间国家战略,我们现在还没有发布。我们在这方面的问题应该说还不够强,我们要建成网络强国,必须用我们自主可控、安全可信的技术。

  • 周仲义
  • 中国工程院

近年来,我国信息安全保障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,建设了一批信息安全基础设施,加强了互联网信息内容的安全管理,为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但是,目前我国信息安全保障工作仍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,网络与信息系统的防护水平不高,应急处理能力不强;信息安全管理和技术人才缺乏;信息安全法律法规和标准不完善。

  • 王军
  • 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总工

信息安全问题,是国家间高技术对抗,来不得半点虚伪和忽悠。对国内的政府部门、研究机构、生产厂商是如此,对国外的厂商也是如此。我们按照科学规律和市场规律办事,认真做好我们该做的工作,我们的民族企业,像威廉希尔、华为、中兴这样的企业,就可以顶住压力走向世界。

  • 胡啸
  • 工信部信息安全协调司综合处处长

近年来,信息化发达国家都在纷纷发布和调整国家信息安全的战略,对信息安全做重新部署。另外,风险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现在的信息安全问题已经直接关系到基础设施运行,经济发展,所以这也需要从国家安全层面对信息安全问题加以总体考虑。我们国家也非常重视信息安全工作,目前,我们应国家国务院的要求,正在制定国家信息安全战略,重点也就是根据形势的变化调整我国的信息安全战略。

  • 王汝芳
  • 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

信息安全产业作为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战略性核心产业,兼顾着重要的历史使命,为不断提高信息安全产业核心竞争力,吸收国外先进的技术理念,充分展现了中关村信息安全的发展成果以及科技创新的雄厚实力,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。可以说,中国民族信息安全产业在历经十多年的自我成长之后,已经开始逐渐迈向国际市场,相信未来的舞台会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广。

  • 孟景伟
  • 海淀区政府副区长

随着物联网、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新技术的发展,信息安全问题也日益摆上了议事日程,也注定成为国际竞争的战略制高点,海淀区聚集着威廉希尔中文网站、启明星辰、联想、网域神州等一批信息安全的领军企业,这些企业初步具备了走向国际舞台的能力。

  • 严明
  • 中国计算机学会计算机安全专业委员会主任

进入2013年,我们的信息安全所面临的形式完全的进入了一个新的态势,去年一年,使大家充分认识到了现在讨论信息安全,不把国家的安全、民族的安全放在第一位,不在信息战背景的威胁下来讨论我们的态势,我们可能要落后于态势,而且可能要犯极大的错误。时至今日,我们国家、民族的信息产业,仍然在很多基础设施、基础技术上没能够有突破性的,或者让我们感觉到非常创新的进展。但是,我们IT的发展、我们应用的需求,并未因为这个而停止脚步,它仍然在不断推进。

  • 吴云坤
  • 前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副总裁

我们发现,当我们研究一个攻击者手段的时候,是研究一个点,当你面对一群人,他们之间有合作甚至有商业利益的时候,你很难突破一个公司、一个产品、一个技术。我们该怎么办呢?《国富论》讲一开始社会的发展是通过不断协作实现发展。所以,其实应对折算的攻击和生态系统的时候,我们该怎么做?对于我们来说,对抗攻击者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防护的攻击系统。

  • 赵粮
  •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首席战略官、云安全联盟理事

现在的恶意软件或者下一代的威胁早已不再是反病毒了,网络安全产品将逐渐钝化不起作用,那我们是不是有更好的应对下一代的安全体系呢?……体系架构的变化,可能会带来本质上这个行业地貌的改变……用三个关键字总结:第一是你要“快”,你需要一个体系的快。第二点就是“全”,由于它的原理决定的,我需要有一定的覆盖,最后一点还有一个“多”,作为防御的方法,我们需要找出尽可能多的方法来对它进行分析,这是未来竞争中一个关键的竞争点。

  • 陈钟
  • 北京大学信息学院计算机系主任

科学的标志就是概念的精确定义,即便在自然科学当中这也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,比如我们注意到在伽利略这些前辈们在质量上讨论源动力这个概念,大概持续了两三百年,今天我们再看这些概念已经是个常识性问题了,对当年的概念已经不存在了。但是,我们看到它起到了深化认识科学的目的。但现在处在这个阶段,只能通过各种方式完善我们的假设,所以尽管很多人不做这个研究,但我们要有安全实践,对科学现象进行研究做出一些贡献。所以,我们不能磨灭这些源动力对现代物理学也有非常重要的贡献。

  • 李军
  • 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

随着云计算的发展,传统企业该往哪个方面走?我觉得有两个方向:一个是移动终端设备;另外就是阿里、腾讯、百度所谓BAT公司在做的。我觉得,RSA在后面,就是数据中心的变革,所带来的安全挑战方面着眼不够。因为从研究的角度讲有两个方面:一个方面是看别人怎么攻,我们怎么防。另外一个方面,我们的防御可以基于我们本身系统的工作机理来做。

  • 杜跃进
  • 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技术副总裁、高级研究员

2010年以后的很多重大事件,让我们感觉到进入到一个全新阶段,我原来把安全分为四个阶段,但2010年以后的阶段和之前确实不同,有个说法叫断代式,我也有同样的想法,确实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。为什么会进入这样全新阶段?一个就是领域本身的多样性;还有就是环境,新一代技术本身带来了太多属性,使得我们过去很多事情都不适用,我们分成了这样的属性,包括宽带化、移动化、隐秘和不对称,从安全的角度来说,这些基本属性带来的挑战非常大,这些会让我们想到过去设想的安全思路都会失效。

  • 翟起滨
  • 中国科学院DCS中心教授

美国是利用网际空间宣传信息自由的价值观,我们都知道,脱离主观使客观存在的是物质,而网际空间完全是虚拟打造的,谁打造的?如何面对我们在网际空间中的实际位置?这个问题确实要研究。很多问题都需要我们重新定义、重新思考,也就是基于我们现有的知识,重新构架我们的网络安全。

  • 郑志彬
  • 华为存储网络安全公司战略及规划部部长

目前IT系统的变化,我们讲终端,尤其是移动终端,目前SDN刚刚起来,所以这个的变化还不是特别大。我们来看看,云、移动、大数据,在这几方面到底有什么变化。前面也讲到,这次RSA大会上的主题就是安全的知识,这个知识就在于大数据,把各种各样的数据变成真正的知识。

  • 于旸
  • 腾讯“玄武”安全实验室总监

我把信息安全历史划分一下年代大概就是这样,在96年之前,我们称之为年代最早的太古代,这个年代攻守双方都处于探索状态,大家的技术都还不是很成熟。96-00年,我称之为攻击者的黄金时代,数量不多的攻击者当时在网络上想出入任何网络非常容易。01-04年,防御的一分逐渐发展他们的技术,攻击者在这段时间急剧扩增,这可以通过很多途径得到的数据都可以看出来。05-10年,防守方的技术在这段时间里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。在2011年之后,攻守双方的平衡基本上形成了,基本可以说谁都不处于主导优势。以前防守方说,我要么把你挡在外面,战争纵深非常短。过了2011年之后,现在再看攻防形势不一样了,整个战场从节外道界内,以前是御敌于国门之外,现在发现这个思路不行了,要转变思路。不能再仅仅依赖上一代的防御方案去面对新一代的攻击威胁,新的攻击威胁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,最近两年已经有了非常现实的攻击案例,还有更多悄悄发生的,大家没有看到的。下一代安全就是现在。

< 1 2 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